<output id="ssaed"><track id="ssaed"></track></output>

    <tr id="ssaed"></tr>

          聯系我們 | English

          0531-82670066

          新聞中心

          您的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

          “十三五”能源電力需加強整體統籌

          時間:2016-01-25 點擊:


                 1222日,國家電網公司召開的國網新能源運行消納情況新聞發布會透露,“十二五”以來,在用電需求增長放緩、火電利用小時數下降的情況下,新能源發電量保持持續增長。截至201511月,國家電網調度范圍新能源并網裝機容量合計達到14626萬千瓦,占總裝機的12.4%。1-11月,新能源累計發電量2317億千瓦時,占總發電量的5.6%。同時,國網是目前全球接入新能源規模最大的電網。

                 新能源消納矛盾日漸突出

               “與國外相比,我國的新能源消納問題更為突出。我國風資源集中、規模大,遠離負荷中心,難以就地消納。新能源集中的‘三北’地區電源結構單一,抽水蓄能、燃氣電站等靈活調節電源比重低。加之近兩年經濟增速放緩,電力增速減慢,多種因素共同作用下,今年新能源消納矛盾更加突出?!眹W新聞發言人、發展策劃部副主任張正陵介紹。

                 數據顯示,在電力需求增長放緩的情況下,包括新能源在內的各類電源裝機保持了較快增長。截至11月底,國網調度范圍內電源總裝機同比增長9.9%,超過用電需求增速9.5個百分點。由于新增的用電市場已無法支撐各類電源的快速增長,導致新能源和火電、核電利用小時數均出現下降。1-11月,國家電網調度范圍火電、核電、風電、太陽能發電利用小時數同比分別下降356、311、94、45小時。

                 同時,我國電源結構不合理,系統調峰能力嚴重不足。據介紹,影響系統調峰的一個重要因素是供熱機組比重。由于供熱機組生產電能的同時,又要滿足熱負荷需求,冬季采暖季,供熱機組為保證供熱,不能深度調峰,調峰能力下降較大,一般僅為20%左右。目前,“三北”地區火電機組中,供熱機組占有很大比重,7個省區超過40%,電網調峰更加困難。

                 此外,自備電廠多隸屬高耗能企業,負荷相對固定,不參與系統調峰,在電力需求放緩的情況下,自備電廠發電量的增長造成公用電廠和新能源被迫進一步壓出力參與調峰。

                 電網和電源發展未有效銜接

                 據了解,國家先后頒布了“十二五”風電、太陽能發電等專項規劃,但“十二五”電網規劃至今沒有出臺,新能源基地送出通道得不到落實。如國家規劃了9個千萬千瓦級風電基地,其中7個在“三北”地區,目前僅安排了哈密、酒泉、蒙西等3個基地的跨區輸電項目。

                 電網項目核準滯后于新能源項目,新能源富集地區不同程度都存在跨省跨區通道能力不足的問題,已成為制約新能源消納的剛性約束。如甘肅酒泉風電基地裝機規模已超過1200萬千瓦,太陽能發電近600萬千瓦,但酒泉—湖南特高壓直流工程20155月核準建設,預計2017年才能投產,外送通道建設滯后2-3年。

                 此外,與國外相比,我國促進新能源消納的市場化機制已經嚴重滯后,僅局部地區開展了風火發電權交易、輔助服務交易等試點。由于缺乏常規電源提供輔助服務補償機制,火電企業普遍沒有為新能源調峰的積極性。

                 三大途徑推動新能源發展

                 按照綠色低碳發展理念,我國清潔能源將在未來能源發展中占主導地位,風電、太陽能發電等新能源將成為清潔發展的主力。要實現我國新能源大規模開發和高效利用,需要各方共同努力,多措并舉,推動新能源又快又好發展。

                 張正陵指出:“電源、電網、負荷是影響新能源消納的三個方面因素。在電源環節提高電源靈活性,在電網環節擴大電網范圍,在負荷環節實施需求側響應、增加用電需求,是實現我國新能源高比例消納的三大重要途徑?!?/span>

                 因此,要促進新能源又好又快發展,需加強統籌規劃。當前正值編制國家“十三五”能源電力規劃的關鍵時期,需統籌新能源與消納市場,統籌新能源與其它電源,統籌電源與電網,改變過去各類電源各自為政,只發布專項規劃的做法,實現電力系統整體統一規劃。同時,需加強市場化建設,落實國家深化電力體制改革的相關要求,合理確定政府、發電企業、電網企業和用戶等各方主體在新能源消納中的責任和義務,建立有利于新能源消納的市場化機制。

                 以丹麥為例,正是通過競價機制、負電價機制、補償機制等推動了風電又好又快發展。其中,在競價機制方面,由于政府給與風電補貼,風電可依靠其邊際發電成本基本為零的優勢,通過低報價自動實現優先上網;負電價機制,即低谷時段通過負電價引導各類電源參與調峰;補償機制,即負荷高峰時段電價較高,在風電出力不足時,火電可以獲得較高收益。

                 此外,我國還應加強調峰電源管理,合理控制供熱機組和自備電廠發展規模,明確自備電廠參與系統調峰的相關要求。